大隐隐朝市,我独隐于名号

      古人云:“小隐隐陵薮,大隐隐朝市。”

      也就是说,隐居远离喧嚣尘世的山林,所谓的世外桃源,藉环境求得忘我的心境,过着那与世无争的清静、安逸生活,这是小隐之士。

      真正的大隐之士,不是隐于山林,而是隐于喧闹的市井中,视他人与嘈杂于不闻不见,从而求得心境的宁静;或隐于朝野官宦,面对官场的污浊、倾轧、勾心斗角,却能大智若愚,淡然处之,保持清净幽远的心境,过着不与世争,不染世浊,悠然自得的生活,这才是归隐的最高境界。

      在世间大隐之士,古代有之,实属难得。于今五浊恶世,贪嗔痴弥盛,众欲横流,如洪水猛兽。一如善导大师所言:

    “无明顽硬似高峰,

      众生浊恶等蛇龙,

      恼浊遍满过尘数,

      爱憎违顺若岳山,

      见浊丛林如棘刺。”

      贪嗔痴烦恼,如此顽硬,如此猛烈,如此遍满,如此盛大,如此锋锐,大隐之士已属稀有,乃至绝无。

      生居于这样的五浊恶世大染缸中,悉皆染污者,悉皆烦恼者,无一清净者。但凭有漏凡夫浊心,欲得“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欲得清净、如意、无烦恼,谈何容易?

      娑婆世界,本是虚伪相、轮转相、无穷相、污染相、破坏相,如尺蠖循环,如蚕茧自缚,悉皆颠倒不净,无有尽期。当心生厌离,当欣慕不虚伪处、不轮转处、不无穷处,不污染处、不破坏处,而归于毕竟安乐大清净处。

      毕竟安乐大清净处,十方诸佛净土皆是,但娑婆绝无;十方诸佛净土,凡夫无分,唯弥陀净土独容;弥陀净土,凡夫自力无分,唯乘弥陀愿力可至;欲以凡夫自力,往生弥陀净土,实乃螳螂挡车、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。

      于是,当遵善导大师机法深信之教言:        一者决定深信: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(机)

      二者决定深信: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,摄受众生;无疑无虑,乘佛愿力,定得往生。(法)

      何为决定深信?

      善导大师教言:

    “信知自身是具足烦恼凡夫,善根薄少,流转三界,不出火宅;今信知弥陀本弘誓愿,及称名号,下至十声、一声等,定得往生。乃至一念无有疑心,故名深心(真实信心)。”

      既知靠贪嗔痴烦恼凡夫自己,无能亦无力;靠能神者神之耳的阿弥陀佛——南无阿弥陀佛名号,大能、大力,无不成办,自当舍我力归佛力。

      如昙鸾大师所讲:“若人虽有无量生死之罪浊,闻彼阿弥陀如来至极无生清净宝珠名号,投之浊心,念念之中,罪灭心净,即得往生。”

      作为无量生死之罪浊凡夫,于称念至极无生清净宝珠的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之念念中,罪灭心净,即得往生,这即是能神者——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之神能、神力所作,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啊!

      所以,大千浊世,无一清净处,不管你隐于山林,还是隐于朝市,人人都被贪嗔痴的心驱使着,无论隐于何处,都不得清净无烦扰。真正的大隐之士,当看清自机,明罪浊烦恼体,一无所能,唯有隐于阿弥陀如来至极无生清净宝珠名号,靠名号之神力独运,方得罪灭心净,方得往生极乐无为涅槃的大清净处,方得究竟的如意;世出世间思惟遍,唯有安乐净土,才是凡夫真实能隐居的“世外桃源”。

      作为一个真正归命阿弥陀佛的念佛人,经过南无阿弥陀佛清净光明法的常照久熏,应该渐渐地身意柔软,浮躁的心应该日趋潜定,我慢的心应该一点一点地荡除,心心安住名号,心心隐于名号,心心唯佛无我。

      知大千世界,唯念佛得真如意,唯念佛得真清净,唯念佛如意成佛,唯成佛得究竟如意,唯成佛得究竟清净人。所以欲得究竟如意,欲得究竟清净人,自当以念佛为第一要事也。

      知大千世界,人若不念佛,身处无明中,人是虚妄人,造作虚妄事,乃佛说的可怜愍者。作为念佛人,清净名号住心,面对斯人,自当慈心相向,心生怜愍,不与人诤,保持慈柔、平和、平淡的心态,过念佛的安逸清淡的生活。

      知念佛灭罪、往生,皆阿弥陀佛之神力所作,皆阿弥陀佛之能所为,皆“正觉阿弥陀佛,法王善住持”之所住持,皆“名号独运、称名独达”之法尔自然态,凡夫唯有顺彼佛愿而愿生称名的份,与凡夫之修行力毫无关系。如法然上人教言:“念佛者我所作也,往生者佛所作也。往生乃由佛力所赐,却于心中种种筹量,是自力也。唯须称名待来迎也。”

      看阿弥陀佛:

      “光颜巍巍,威神无极,如是炎明,无与等者。

  日月摩尼,珠光焰耀,皆悉隐蔽,犹如聚墨。”

      “无量寿佛,放大光明,普照一切诸佛世界。

      金刚围山,须弥山王,大小诸山,一切所有,皆同一色。譬如劫水弥满世界,其中万物沉没不现,滉漾浩汗,唯见大水。彼佛光明,亦复如是。

      声闻菩萨一切光明,皆悉隐蔽,唯见佛光,明耀显赫。”

      阿弥陀佛的光明,光颜巍巍,威神无极,光明极尊,普照一切诸佛世界,光明之下,皆同一色,唯见阿弥陀佛佛光,明耀显赫,声闻菩萨光明,悉皆隐蔽,犹如聚墨。声闻菩萨光明尚且如此,何况本来浊恶、无明、黑暗弥天的凡夫乎?

      五浊恶世的凡夫,浊恶的无法再浊恶了,垢障的无法再垢障了,黑暗的无法再黑暗了,浊恶至极,垢障至极,黑暗至极,如是之纯黑无光之凡夫人,在南无阿弥陀佛光明面前,还有什么可值得显摆的啊?!没有,一点点都没有!虚伪的面纱之下,无不是罪,无不是业,无不是垢浊,再显摆自我,只能丢人现眼,污人眼目,为人所不齿,这即是佛说的“可怜愍者”。

      娑婆浊世人的共性与基因密码,就是“贪嗔痴”。由此特性作用于心,所催发的身口意三业,就是有为造作,张扬、显摆自我。

      阿弥陀佛,乃至十方诸佛,共同的佛性,就是寂定、无为、自然。如善导大师赞阿弥陀佛果德光寿所言:

      果得涅槃常住世,寿命延长难可量;

      千劫万劫恒沙劫,兆载永劫亦无央;

      一坐无移亦不动,彻穷后际放身光;

      灵依相好真金色,巍巍独坐度众生;

      十方凡圣专心向,分身遣化往相迎;

      一念乘空入佛会,色身寿命尽皆平。

      阿弥陀佛度众生,巍巍独坐,一坐无移亦不动,彻穷后际放光明,南无阿弥陀佛光号遍布法界,光明自然遍照十方世界,唯观念佛众生摄取不舍,自然分身十方遣化相迎念佛往生人,完全是名号独运的无为自然态。

      一切善恶凡夫,凡在南无阿弥陀佛光明名号面前,还在显摆的人,还在自以为是的人,还在自以为能修行的人,是机深信还没有夯实的人,是机深信还处于口头上的人,是机深信还处于泡沫中的人,是心还没有归入法深信的人,是浮躁慢心还没潜伏下来的人,当常念南无阿弥陀佛,常蒙光触,身意柔软,机法深信渐渐深入,渐渐夯实,使机法一体,如铁板一块,舍我归佛,归命弥陀,不再显我。

      以名即佛故,名即无碍光如来实相身、为物身故,名佛一如,具足“正觉阿弥陀,法王善住持”“能神者神之耳”的阿弥陀佛之佛能、神能、神力,称名即乘阿弥陀佛之神能、神力,来去自然如意,逍遥自在,无所障碍。凡夫何力何能?悉皆自我显能、炫能、不知卑劣者也。

      古之大隐高人,隐于朝市,我则不然。

      我三隐俱不选,以尽在三界颠倒不净中故;我独一心隐于南无阿弥陀佛无量清净欢喜光明名号中,尽情享受阿弥陀佛的慈爱,所以然者,法界之内,唯此无上涅槃、快乐、安稳之清净处也。

      古人所云的“大隐隐朝市”,若与念佛人隐于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相比,亦是小隐,全无比较!念佛人隐于南无阿弥陀佛名号,斯为真正的大隐,乃至超隐、无上隐。

      所以隐于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之隐义超然,不同于世隐,是超世隐,是明信佛智的大般若智慧,是顺彼佛愿的一心归命之隐,是佛力全开之隐:称名的当下,无量光号法尔独运,正觉阿弥陀法王善住持,能神者神之耳的阿弥陀佛主动放大无量光明,摄我于光明名号中,用无量光明团团团包裹我,三界浊染无碍,无量垢障无碍,五恶道横截自闭,生死流自然斩断,佛力之所牵超绝生安乐。

      这样的隐,隐于南无阿弥陀佛名号里,隐于阿弥陀佛无量光明里,隐于阿弥陀佛法身中,与佛同体,与佛共命,我喜欢,我好乐,我愿意,我乐隐,乐常隐常住,必当隐的彻底,必当隐的究竟,必当隐的自然,必当隐的永恒,必当隐的无有一点偷心,必当隐的毫无保留。

    略作大隐偈以明隐义:

    此隐非是人隐退,恰是隐于弥陀名;

    此隐非是人消极,全入弥陀住持中;

    此隐本是心向佛,机归法兮深信征;

      此隐乃是舍自力,托佛愿力一心乘;

      此隐斯为舍我慢,弊怠尽归谦敬行;

      此隐人隐佛独显,隐居弥陀光明中;

      此隐舍我全归佛,归命于佛同佛命。

      念佛自然隐于佛,佛置涅槃大清净。

作者: 佛风

fofe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