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化除是追随释迦佛还是阿弥陀佛的分别心

      有一莲友问:我有些执着了,释迦牟尼佛与阿弥陀佛不知道该追随哪个,产生分别心了。

      回复曰:

      于释迦牟尼佛与阿弥陀佛之间搞选项,到底追随哪一尊佛呢?也就是究竟依止哪一尊佛说的教法呢?

      欲解决这个分别,首先要明了如下几个问题,方可对二尊教法的依止分别心得以整合。

    第一,明了释迦牟尼佛应现娑婆世界说法的本怀

      善导大师是如是说:“望佛本愿,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。”

    “望佛本愿”,即是望释迦牟尼佛的本怀。

      “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”,这就是释迦牟尼佛应现娑婆世界说法的本怀!

    第二,明了释迦牟尼佛一代时教的核心

      印光大师如是说:“诚所谓一代时教,皆念佛法门之注脚也。”

      一代时教:即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宣说一切经法。

      注脚:即解释、说明之义。

      所以释迦牟尼佛宣说一代时教八万四千法的核心,都是围绕解释、说明念佛法门的,也就是解释、说明阿弥陀佛本愿的,“如来所以出兴世,唯说弥陀本愿海”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,这就是印光大师诠释的二尊教法。

      合观净土宗之宗祖善导大师与列祖印光大师的诠释,知释迦牟尼出世本怀,乃至讲一代教法,都是围绕净土三经,也就是围绕阿弥陀佛本愿;知一切凡夫机众,不管是《大经》三辈也好,还是《观经》定善及散善三辈九品也好,也就是一切善恶凡夫机,释迦牟尼佛悉皆劝导发愿愿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,归向一向专称弥陀佛名。《阿弥陀经》中,十方诸佛一一出广长舌,为释迦牟尼佛及凡夫证诚,即是铁证,这就是释迦牟尼佛出世宣说万法的本怀。

      第三,明了释迦牟尼佛应化娑婆是乘阿弥陀佛第十七愿而来。

      释迦牟尼佛来这个世间,就是顺阿弥陀佛第十七愿——诸佛称扬愿,来宣说赞叹称扬阿弥陀佛名号而来,就是劝娑婆凡夫专称弥陀佛名、往生弥陀净土而来。

      第四,明了善导大师是如何依止二尊教的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于《观经疏》说的非常清楚:

      我等愚痴身,旷刧来流转,

      今逢释迦佛,末法之遗迹,

      弥陀本誓愿,极乐之要门,

      定散等回向,速证无生身。

      此八句明机法深信。

      其中,“我等愚痴身,旷刧来流转”二句,明机深信。

    “今逢释迦佛,末法之遗迹,弥陀本誓愿,极乐之要门,定散等回向,速证无生身。”六句,明二尊二教,明法深信。

      先明逢法之时,末法之时也;后明所信之法,即二尊教。“弥陀本誓愿”,即弥陀教;“极乐之要门”,即释迦教。善导大师所言:“娑婆化主,广开净土之要门;安乐能人,显彰别意之弘愿。”此之谓也。

      机法深信中,机法一体,信机是为了信法,信机是信法的前提、前方便,信机必归于信法。信释迦教是为了信弥陀教,释迦教是导归弥陀教的前提、前方便。开显二尊教,意归弥陀一尊教,意归弥陀本愿教,意归弥陀念佛教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言“二者决定深信: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,摄受众生;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。定得往生。”

      善导大师于法深信中,但言、独言、专言“决定深信”——“弥陀本誓愿”教,而不言他,即彻显了法深信的指归、结归,即彻显了释迦教是指归、导归于弥陀教的前方便。

      (1))释迦佛教之圣道门教,有正、像、末、法灭四时次第。

      于佛灭度后的正法时期,具教、行、证;至像法之时,但有教行而无证;至末法之时,但有教而无行、证;于法灭之时,经道灭尽,即圣道经法都灭了,教行证也都没有了。

    (2) 净土念佛之法,贯通四时,永住不灭。       

      净土一门,正为末法,有弥陀本誓愿教,有弥陀本愿称名之行;有释尊极乐之要门教,有释尊“定散等回向”行;有“速证无生身”之证。显有证,显弘愿益,非要门益。

      “定散等回向”,是释迦要门教,要门行,求要门益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所言:“其要门者,即此《观经》定散二门是也。定即息虑以凝心,散即废恶以修善:回斯二行,求愿往生也。”

        故“求愿往生”,即是所求的要门益。

        “速证无生身”,是弥陀弘愿教,是称名正定业行,求弘愿益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所言:“言弘愿者,如《大经》说: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,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。”

      “得生”即无生,故速证无生,实乃弘愿益。

      (3)二尊教法有别亦无别也。

      弥陀尊教法:“弥陀本誓愿”,即以阿弥陀佛本愿称名之法,广摄十方众生平等往生极乐净土。

      释迦尊教法:“极乐之要门,定散等回向”,也就是释迦佛一代时教,都是通往极乐世界的“要门”——重要之门的法,一代时教卷收在“定散”二大法中,即收摄在定善、散善法中。

      释迦佛通过“定善等回向”,即教化定散二善众生,平等回向愿生彼国,进入极乐之要门,然后回归到专称弥陀佛名,专乘阿弥陀佛愿力,往生弥陀净土;且《观经》九品之下三品,无定无散之善的恶凡夫,直令念佛,往生弥陀净土。

      所以释迦佛的教法,完全是导归娑婆一切善恶凡夫往生极乐世界而设,也就是为导入“弥陀本誓愿”而设,由此彻显释迦佛本怀,唯说弥陀本愿海,印光大师一句“诚所谓一代时教,皆念佛法门之注脚也。”将释尊本怀全盘托出,彻显无遗矣!

      至此大明:二尊二教,终归弥陀一尊一教,一代时教之定散回向,慈悲广引一切圣道善凡夫回向愿生,进入阿弥陀佛本愿救度,归于一教一法,这即是释迦佛出世本怀,这即是释迦佛说一代时教的核心这即是二尊教有别亦无别之所在。

    第五,了知善导大师是如何和盘托出释迦本怀的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,乃弥陀化身,来这个世间“楷定古今”,开创净土宗,亲说弥陀本誓愿,亲说释尊教法之本怀:

    “如来出现于五浊,随意方便化群萌。          或说多闻而得度,或说少解证三明,

      或教福慧双除障,或教禅念坐思量。

      种种法门皆解脱,无过念佛往西方,

      上尽一形至十念,三念五念佛来迎,

      直为弥陀弘誓重,致使凡夫念即生。”

      显明释尊一代时教,悉皆围绕弥陀本誓愿,也就是悉皆围绕念佛,这即是善导大师望佛本愿,和盘托出释尊本怀。

      第六,明了善导大师乘二尊教广开净土门。

      善导大师亲说:

    “我依菩萨藏,顿教一乘海,

      说偈归三宝,与佛心相应。

      十方恒沙佛,六通照知我,

      今乘二尊教,广开净土门。”

      “我依菩萨藏”“依”有三义,如《论注》所言三依:

      何所依者,依菩萨藏,标所依。

      何故依者,依顿教一乘海,标为何依。

      云何依者,归三宝,标能依。

      《往生论》云:“我依修多罗,真实功德相,说愿偈总持,与佛教相应。”

      “我依修多罗”,对言菩萨藏,欲显此修多罗——《观无量寿经》,非声闻藏《四阿含》等,是摩诃衍修多罗故。善导大师言“今此《观经》,菩萨藏收”,此之谓也。

      “真实功德相”,对言“顿教一乘海”,欲显渐教三乘功德,非真实相;真实相,即所赞叹的此一实圆顿法。善导大师所言:“今此《观经》,……顿教摄。”此之谓也。

      《往生论》云“说愿偈”,对言“说偈归三宝”,谓归依阿弥陀佛,归依南无阿弥陀佛法,愿行互显也。

      《往生论》云“与佛教相应”,对言“与佛心相应”,显说“密意弘深”。以《论》成优婆提舍名义,宜云“教相应”;今直劝修教所诠之行,宜言“归三宝”、“佛心相应”。

        又“佛心”者,通指三佛,释迦、弥陀,十方横沙佛;别指弥陀一佛,别意之弘愿一教,别意弘愿念佛一法。

      《论注》云“相应者,譬如函盖相称也。”《往生礼赞》叹专念佛云“与佛本愿得相应故(弥陀本愿教),不违教故(释迦教敕),随顺佛语故(诸佛证诚)。”

    “十方恒沙佛,六通照知我”,请十方佛证知也。

      “照知”者,照见、了知也

      “六通照知”者,以六种神通照见了知我也。

      以天眼见归礼身业,

      以天耳闻说偈口业,

      以他心知一心意业,

      以宿命识往昔因缘,

      以神足加二利愿行,

      以漏尽除自他三障。

    “今乘二尊教”者,以“今”对昔。“乘”乃驾乘、信顺。“二尊教”者,定散要门是释迦教,弘愿念佛是弥陀教。

      乘二尊教义:一者劝众愿归之意,二者自归发起之意。先自利行,后利他愿,莫不皆乘二尊教故也。

      “广开净土门”者,自他同入。乘释迦教,定散俱回;乘弥陀教,善恶齐归;故云“广开净土门”也。

      又,广开对狭闭,诸师所解,使净土摄机门狭,教门闭塞。今楷定古今,乘释迦教,广开要门,尽摄定散二善众机(定散等回向),趣入弘愿;乘弥陀教,开弘愿门,普摄一切善恶群机,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,速证无生身。

      广开净土门者,善导大师楷定古今,明二尊教之权实归趣,扫除了教门诸障碍,令教门无闭塞;荡除了摄机诸狭碍,令摄机善恶普摄无遗。如是通入净土的门路,广开无碍,通畅无阻,一切善恶凡夫平等齐归,到彼无殊。

      门者,通入、通路义。如道绰大师所言“当今末法,现是五浊恶世,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。”

      释迦牟尼佛教,即是教定散三辈九品一切善恶凡夫,悉皆回向(回心转向):依弥陀教,顺弥陀愿:信受弥陀救度,专称弥陀佛名,愿生弥陀净土。

      所以追随释迦牟尼佛,就是听释迦牟尼佛的教化、教法,老老实实顺阿弥陀佛的愿,愿生称名,往生极乐世界!

      二尊二教,最后归于弥陀一尊一教,归于弥陀本愿念佛,释迦教是教化一切善恶凡夫归入弥陀教的前方便教,所以始二归一,归一了自然就没有分别了!

        第七,明了弥陀教即诸佛教,诸佛教皆指归弥陀教。

      应知:以一佛一切佛,佛佛同心,大悲同体故,弥陀一佛愿,即是十方诸佛愿;弥陀一佛教,即是十方诸佛教;十方诸佛愿,即是阿弥陀佛一佛愿;十方诸佛教,即弥陀一佛教。

      此义善导大师《观经疏·散善义》深心释论之最详:

      “一佛一切佛,所有知见、解行、证悟、果位、大悲等同,无少差别。是故一佛所制,即一切佛同制。”

      “一佛所化即是一切佛化,一切佛化即是一佛所化。即《弥陀经》中说:‘释迦赞叹极乐种种庄严,又劝一切凡夫。一日七日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定得往生。’次下文云:‘十方各有恒河沙等诸佛,同赞释迦能于五浊恶时——恶世界、恶众生、恶见、恶烦恼、恶邪无信盛时,指赞弥陀名号,劝励众生称念必得往生。’即其证也。”

      “又,十方佛等,恐畏众生不信释迦一佛所说,即共同心、同时,各出舌相,遍覆三千世界,说诚实言:‘汝等众生,皆应信是释迦所说、所赞、所证:一切凡夫,不问罪福多少、时节久近,但能上尽百日,下至一日、七日,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定得往生,必无疑也!’是故一佛所说。即一切佛同证诚其事也。”

        由此可知:

      “一切凡夫,不问罪福多少、时节久近,但能上尽百日,下至一日、七日,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定得往生,必无疑也!”即弥陀教,即释迦教,即十方诸佛教。

      弥陀、释迦、十方诸佛同一念佛教,从诸佛法相看,诸佛教各不相同;从诸佛本怀教看,诸佛教教指归弥陀一教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一法!

        明乎此,于追随释迦牟尼佛、阿弥陀佛还有分别吗?自然分别心荡然无存,全身心归投弥陀、信仰弥陀、归命弥陀、专称弥陀、追随弥陀。

      如是才是随顺释迦佛教,随顺十方诸佛意,随顺弥陀佛愿,才是真佛弟子。

作者: 佛风

fofe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